2014-4-6 

有些信仰,值得为其献出生命。 
  生命形态万万千千,信仰更是可以千奇百怪。 
  一个抉择,一份正义,一颗热心,为了忠实的信仰,区区死亡,已不足为惧为殇。 
  “阳光依旧灿烂。”是她带笑的最后遗言。 
   
  世上从不缺怀疑,提出问题是人与生俱来的基本能力,但找到能让人,让很多人信服的答案,却从不简单。 
  世上也不缺理智,理智是怀疑的双胞胎。有怀疑,便有不盲信。 
  ··· ··· 
  世上缺的,是深度的怀疑,理智,贤德与勇气的结合。 
  生命,体验,感情,这等等的幸福羁绊,这些我们存在的证物,要求着更坚定的执念,更透彻的预见,更伟大的博爱,唤起莫大的勇气和无私,放下个人所有,除了骄傲和信念,而甘于奉献,敢于单枪匹马与邪恶力量兵戎相见。思想,是你的武器,谁也夺不走,且永不腐朽,它只会随着岁月的磨砺,越光越亮。 
   
  1943年2月22,你21岁。你21岁,直到永远。 
  2014年7月14,我21岁。我21岁,直到,我不知道。 
   
  有时我真的很不解,为何那么多手握武器的人却有颗固执冰冷的心。这冰冷的心周围被火焰包裹着,这火焰燃烧,发力,却不供暖。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所做的抉择是正确的,不会后悔,可我们无法瞬间改变自己的无知,总会犯傻,而一旦事成往昔便不能挽回。于是我们找借口,找理由,找同伴,找任何星星点点能够让我们相信我们做对了的证据好让我们免于自责。一点一滴,我们的证据堆越来越大,我们的自信心也越膨胀越大,渐渐我们有了自己的乌托邦。而我们身体在老化,思维在变慢,越来越不能接受新的信息,更不会有足以强迫自己正视事实否认自己的勇气。年轻时没有,老了更不会有。无法否认过去的一生,无法承受自责的痛苦,无法向更年轻的低头。生命将至,那些是非,随它去罢。自怜,到头来最心疼的还是自己。 
   
  每人都有他所惧怕的轻轻一触就能让他爆发的东西。或许是暴力,或许是死亡,或许是责骂,或许是尊严的践踏···为了这个东西他可以牺牲其他,可以牺牲和平,牺牲公正,牺牲宽容、理智、爱心··· 
   
  每个人,都有他想要拼死保护的东西。当两个人想要保护的东西不一致,相冲突对立,那么他们也必将走向对立。以其他一切为代价。 
   
  世界太大了,太能包容了,我们拥有的太多了。善于恶,是与非,智与愚,我都要觉得,几乎什么都有了。但人到底不聪明,需要花上一辈子去学习取舍对错,花上一辈子,还不一定能学会。 
   
  我们只能选择相信我们能力范围内能看清的,并以此为标准来指引行为。 
   
  我想我是永远毕不了业的学徒。 

评论

© xl71412 | Powered by LOFTER